评论员观察 娄士强

近日,民政部首批公布了203家境外登记的“山寨”社会组织,这些“山寨社团”主要目的是在境内敛财,有些还向企业敲诈勒索。出现在这份长长的名单里的“山寨社团”,绝大部分冠以“中国”、“中华”甚至“世界”、“国际”的名号,涉及医疗、教育、餐饮等多个行业。

乍看这些名称,很有唬人的效果,而所谓的敛财手段,无非是在“对口领域”搞评比、拉赞助。有的企业是被蒙在鼓里上当受骗,有的则是借力打力,借“山寨社团”的名头欺骗顾客。民政部门选择在“3·15”这个时间节点发出通告,也算是帮助广大消费者擦亮眼睛。不过,看过这份名单的人不免心生忧虑,这一长串“骗子”如何一一记住,能否建立统一的查询平台方便打假?

这就涉及到社会组织管理方面的改革了,我们国家曾经实行的是社会组织双重管理体制,除了在各级民政部门登记之外,有相当一部分挂靠在其他部门或单位之下。正是由于这样的管理体制,再加上普通人对相关信息的不了解,让“山寨社团”觅得可乘之机。在这一点上,今年1月份修订发布的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,已经为打破“双重管理”做了准备,从技术层面说,建立统一的查询平台,方便企业和个人辨别社团是否“山寨”,并不是多么困难的问题。

真正困难的其实是打破建立在“山寨社团”之上的利益链条。那些受骗上当的经营主体,无非是被“山寨社团”的名头唬住,畏惧其身后若有实无的“靠山”;而那些借力打力、顺水推舟的企业,则是看中了“山寨社团”的响亮名头,给自己的产品贴金。可以说,相当一部分属于“周瑜打黄盖”,最终损害的是广大消费者的利益。相信有过装修经历的人一定印象深刻,商场里同一类别的品牌有几十个,却都号称自己是“十大品牌”。这种现象的泛滥,扰乱了市场竞争,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

当然,这样的利益链条并非仅仅建立在“山寨社团”之上,很多时候也有合法登记的社团混入其中,比如闻名一时的“全国牙防组”。这背后反映的还是计划经济思维之下,行政权力对市场的介入过深,以至于企业和消费者都形成了对“权力背书”的依赖。本届政府正在进行简政放权,逐步取消不必要的“评比达标表彰评估项目”,针对“红顶中介”的清理工作也在大力推进。其目的就是要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,让体验、口碑发挥作用,让权力因素以及打着官方幌子的社团丧失扎根的土壤。

这样一来,由于社会团体尽可能地与商业利益划清界限,加之消费者维权意识、维权能力的提升,即便仍有“山寨社团”扯起虎皮,其敛财空间也会被大大压缩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不仅不用费心去记住名单上的一长串名字,那些真正合法的社会团体,也能够依据法律法规及其公开的章程更好地开展活动,回归“非营利”的本质属性。